药企老板上市被查,3200万却拿来养锦鲤,他家的药你还敢吃吗?

财经无忌   · 发布于 2019-10-21 20:24:48


文 | 子胥


近日,《发行人及保荐机构关于博瑞生物医药(苏州)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发行注册环节反馈意见落实函的回复》(下称回复)发布,保荐机构(民生证券)对上交所就博瑞医药实控人袁建栋大额收购锦鲤的市场的价值发表了核查意见。

 

前后的文件很复杂,在研读《回复》与博瑞《上市意向书》(缩写)后,简单的事情起末是这样的:


博瑞医药将于今年10月25日开放申购,拟发行4100万股融资3.6亿元。但在上市之际,博瑞药业的实控人袁建栋老板因为3200万元购买锦鲤,被上交所质疑质疑资金存在流向问题。


因此,上交所要保荐博瑞医药上市的民生证券给个说法。

 

似乎是吸取了以往多次保荐失败的教训,这一次的民生证卷匆匆赶往了苏州,仔细调查了袁老板的锦鲤。

 

现在说法来了:

 


在《回复》原有的信息上进行一些综合延展:

 

虽然锦鲤鱼市场价值受到体长、形态、纹理等多个因素的影响,但根据现有的市场交易记录来看,名贵的锦鲤鱼售价可达千万。

 

例如在2018年10月4日,在日本锦鲤阪井竞卖会中锦鲤“S传说”——成交价达到2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230万元)。值得注意的是,此条锦鲤在2017年获得日本48届总合锦鲤品评会-大会总合优胜。

 


而2018年日本49届的总合锦鲤品评会-大会总合优胜即是袁老板的“大正三色”锦鲤,因此,两届优胜的锦鲤,价值应该相差不大。

 

此外,袁老老板还拥有三条曾获得全日本总和锦鲤品评会80部优胜的锦鲤鱼,拥有较高的市场价值,均在300万元以上。仅仅这4条鲤鱼就捞回2000多万,更别谈剩下的208条锦鲤再夺什么优胜,那就是一本万利。

 

信息量很大,概括一下:

 

鱼很多,鱼很好,鱼很值钱,鱼还在增值。

 

但问题来了,这些钱哪来的?

 

架不住舆论持续发酵,袁老板解释说:这是个人资金。

 

有意思的是,《上市意向书》中袁老板近年来平均年薪酬70多万,而这三年养锦鲤花费的3229万,相当于袁老板四十年的工资。

 

据博瑞药业《发行保荐书》显示,这些年博瑞药业的第二大股东钟伟芳——袁老板的亲妈,在2017年到2018年底之间,通过转让股本也套现了很多钱。



2017年,钟伟芳通过向国投创新等八家机构或个人转股合计2157577股,合计套现88446000元。

 


2018整年钟伟芳向红杉智盛等五家机构转股合计2952430股,合计套现97834310元。这两次大规模的转股,让钟伟芳的持股比例从2017年最高的19.6%下降至现在的10.6214%。

 

世上只有妈妈好。钟伟芳两次累计套现将近1.9亿元,或许是解释袁老板池子里鱼儿欢快蹦跶的最好实证。

 


 抛开这个,能让民生证券这托管550多亿资本的大牌去苏州摸鱼,这个官方的《回复》,读起来有点黑色幽默味道。

 

虽然最后的结论喜人——博瑞医药在此事上无涉足资金不良操作,此笔资产也算良性投资。

 

但对一个即将登陆科创版的准上市公司来说,上交所的质问,多少也让人难堪——毕竟,你是医药公司,专业不是养鱼。

 

但博瑞药业的袁老板或许不这么看,这位拥有着美国永久居留权的研究生,在砸钱“玩鱼”上也有不少名堂:

 

曾先后获得不少国内、国际大奖,并且还获得了由外国领导人,如安倍晋三签发的奖状。另外,袁建栋还担任锦鲤爱好者协会的执行会长,在相关领域具有一定的地位。


并且,袁老板还曾公开表示:

 

“我养的锦鲤,是基因突变定向培育的结果,需要用生物软件对基因序列进行基因生物信息分析,过程同创新药物一样具有挑战和趣味。”

 

此时,一个不知名网友说到:


3000多万的趣味,难道就不枯燥乏味吗。

       

当然,博瑞医药在上市前就历经了几轮大融资,比如今年年初受到红杉资本、弘晖资本共同领投5.5亿,最后一轮投后估值为32.5亿元。说这些,意思是——


袁老板不差钱。

 

差不差钱不知道,但药企近来比较像动物园倒是真的。

 

在今年9月底,袁老板的同行海正药业——一家营销网络覆盖全球70多个国家和地区年营业收入超百亿元、年纳税超3亿元的大型国际化药企业卖起了孔雀。

 


当时,据知情人士透露,海正的孔雀是用来观赏的,但因为要接受FDA、WHO等质量检查,厂区内饲养孔雀存在合规与否的不确定性,为消除不确定的质量风险,所以决定把饲养的23只孔雀——

 

15640元卖给了员工。这23只跟药品一样具有质检标签的孔雀,其实也不贵:公的980,母的860。

 

员工们迅速抢购一空:毕竟,这些开屏时露着腚的孔雀放在自己家里,领导大可放心。

 

但后来的后来,还是没能让领导放下心:海正因为债务危机,开始卖起了房子。

 

再给大家讲个笑话。

 

曾经以A股上市合众思壮,实控人郭信平从2013年开始,携带唐姓娇妻参加“大师”杏坛春熙魏犀锟开坛讲座。在一番忽悠下,郭信平花费近3900万元买下一批文物,例如铜质雕像“忠诚的狗”、巨大的男性睾丸象牙雕饰等等。

 

而郭老板的钱从哪里来呢?当然是股票套现(割韭菜)。后来,直到魏大师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才退赔郭老板的3095万。

 

有人杜撰鲁迅这样说:人只要有钱,烦恼就会减掉90%以上,情商智商也会提高,更不会乱发火!

 

十多年前一位煤老板心血来潮,在国外一个拍卖会上花重金拍得一幅名家油画,当朋友私下问他为什么喜欢这幅画时,他说:“油大”。

 

这十几年来的中国富豪,像吴晓波先生说的“水大鱼大”。

 

当然,油也很大。

 

于是,在今天人们看到了富豪刘益谦3.08亿人民币拍下了王羲之的《平安帖》,10.84亿人民币拍下了莫迪利安尼的油画《侧卧的裸女》。



看到了王健林了1.27亿人民币购买了莫奈的作品《睡莲池与玫瑰》,1.72亿人民币买下了毕加索的作品《两个小孩》。

 

也看到了袁老板价值3200万的212条锦鲤——虽然他的锦鲤还是没有在2018年北京一家信鸽俱乐部举行的秋季赛后拍卖中,一羽鸽子2200万元的卖价贵。

 

但除了老板们这些小爱好,世间还有很多潜在的规律值得被看到,其中一条就是:

 

阴晴圆缺。

 

在2019年的9月8日,在“北外滩CEO资本运营论坛”上民生证券投资银行事业部执行董事梅明君针对A股上市审核要点与企业估值展开精彩分享,他说到:

 

“自2018年以来,从被否企业利润规模情况上来看,被否企业利润规模集中在3000万至8000万之间,合计54家。大于8000万被否企业有14家。目前总体来看,8000万的利润规模仍是企业成功实现IPO的保障。”


民生证券保荐的博瑞药业近三年来的盈收分别为:1706.10万元、4587.64万元、7624.37万元。

 

没有一年突破8000万。

 

更关键的是,这些盈利的背后,国家税收的优惠政策对博瑞药业的贡献也不小:

 

由于博瑞医药及其子公司被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因此享受15%的优惠税率。

 

在2016至2019年上半年,博瑞医药享受的主要税收优惠金额分别为390.39万元、1164.79万元、1632.74万元和447.70万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 20.14%、23.89%、20.61%和26.23%。

 

税收优惠贡献了博瑞药业近两成的净利润。

 

此外,博瑞医药一直把以研发为驱动、拟打造高壁垒技术的平台当作自己的标签,但在医药政策影响下,它也难以独善其身。同时,笔者翻开博瑞医药招股书,会发现公司存在净利润依赖税收优惠、业绩受制于医药政策、旗下产品异常涨价等问题。

 

袁建栋曾称,随着旗下公司步入正轨,他有了很多闲暇时光,于是开始“侍弄盆景,养殖锦鲤,过起了苏式慢生活”。

 

不过,至于公司能不能上市嘛,袁老板或许也不需要担心:

 

毕竟,公司的鱼塘里还有3000多万的锦鲤——实在不行学学海正,卖就完事了。


(完)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0/1000

留下您的观点,期待您的发声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

壹仑资讯9月5日消息,本次成都车展期间,爱驰首款量产车爱驰U5正式发布预售价格,补贴后售价区间为19

2019-09-06 20:2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