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蛋壳公寓的蛋壳被砸碎,租客还会选择继续入住吗?

于见   · 发布于 2019-10-21 09:54:19

 

  编辑 | 谢治贤

  出品 | 于见(ID:mpyujian)

  对很多年轻人在外漂泊的日子里,住房问题成了其发展事业之外耗费精力最多、负担也最重的一只拦路虎。在大型一线城市,很多年轻人也只能选择租房居住。

  在互联网空前发达的今天,互联网长租公寓模式也成了租房市场的一种新租房模式,蛋壳公寓就是其中发展较快的一员。10月17日,互联网长租公寓运营商蛋壳公寓宣布任命前顺丰CHO刘京为首席人力资源官,以完善公司的运营战略。刘京女士是我国首批由外企培养的人力资源管理人才,具有20多年的国际人力资源管理经验。

  但这一次,与顺丰不同的是,蛋壳公寓自身面临的特殊问题,以及屡屡被举报的虚假信息、住房安全、现金贷等各种负面纠纷。当蛋壳公寓的蛋壳被这些安全隐患砸碎,任命新的CHO就能得以修补吗?

  现金贷频遭质疑

  华夏时报曾报道过蛋壳公寓资金贷款问题。有租客准备换房期间,在蛋壳公寓管家的指导下看了其中一个房间。管家多次劝说租客,房间预定过于火热,要是晚几分钟预定说不定辛辛苦苦看好的房子就被抢走了,交待租客先付500元定金,预订房间,三天内付清余款。

  租客表示,蛋壳管家承诺不收任何中介费,只强调可以一年付、半年付或押一付一,每月按月租的8%交取服务费和维修费。选择交半年或一年的费用,可以给更多的折扣。在查看房间的过程中,也没有提到“分期付款”或“贷款”等词。直到后来签合同,才出现“分期付款”的简要介绍。

  当租客准备签合同时,他发现所谓的“押一付一”原来是分期贷款。事实上,蛋壳公寓的租赁合同有两份:一份是蛋壳公寓的租赁合同,另一份是与“会分期”的金融贷款合同。本次事件反映出的明显问题是蛋壳公寓的资金借贷问题,长期以来,蛋壳公寓的资金借贷问题一直为人们所非议。

  尽管资本贷款已经成为许多租房公司的选择,包括蛋壳、自如等。但正确把握发展规律和发展底线,是蛋壳公寓必须思考的问题。由于租户退房、换房、租金贷等问题,蛋壳公寓及其母公司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梧桐”)不断受到用户投诉,工商行政管理等相关部门也参与其中。

  去年,北京市工商局东城分局发布《警惕房屋中介“租贷”陷阱》,紫梧桐被列入名单,工商部门受理紫梧桐投诉案件121件。此外,2019年1月25日,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对深圳市蛋壳公寓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蛋壳)格式合同违法行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深圳蛋壳违反《合同违法行为监督处理办法》若干规定,存在经营者使用格式条款免除责任、增加消费者责任、排除消费者权利等六种违法行为。

  2019年3月6日,根据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官方网站公布的信息,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东朝所所长约谈了地产经纪公司紫梧桐,督促他们对涉及租金支付的各类合同进行整改,并与消费者签订书面合同,明确不同条件,并对涉及的贷款条款给予明确知晓,确保消费者意识到这些问题。如果不及时整改,将面临更严厉的行政处罚和吊销营业执照的风险。

  目前,蛋壳公寓的现金贷款受到社会的广泛质疑。多次遭到租户投诉和媒体报道,不容忽视。

  虚假信息盛行

  浙江发生一起蛋壳公寓发布虚假信息的案件。记者佯装应聘蛋壳公寓销售员,获得了公司信任并安排了一位老员工为他指导学习。

  在学习过程中,老员工通过现场教学告诉记者:“我们应该连哄带骗先把消费者叫出来,其他的就都好说了。”在记者质疑其所承诺的低价时,老员工回答说,58、赶集和安居客上发布的房源信息是通过夸大后,用来吸引租客的名目。

  这种不负责任的言行一经曝光,就引起了极大的公愤。尽管蛋壳公司及时回应,但其虚假信息问题仍未得到解决。

  4月20日,黑猫投诉报道了蛋壳公寓另一个虚假广告。据介绍,基于销售人员提到的降价活动,消费者觉得这样的降价措施实在很大,有所心动才去租房,但结果蛋壳公寓方面并没有兑现。这里反映的不是销售人员的个别问题,而是蛋壳公司整个基层员工的现状。

  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根据黑猫平台的数据显示,蛋壳公寓共收到投诉327件,其中大部分是虚假宣传。如此集中突出的造假问题,不仅引起了政府有关部门的重视,更应该成为蛋壳本身需要高度重视、及时改正的问题。

  住房安全突出问题

  长期租赁公寓的基本保障应该回到安全问题上,这也是平台应给予租户的底线要求。但是,由于激烈的竞争环境和对盈利模式的追求,越来越多的长期租赁公寓平台忽视了房间安全问题,各类安全隐患频频见诸于世。

  如今蛋壳公寓也面临着严重的住房安全问题,前日浙江经视报道了一篇题为《蛋壳公寓装修完成后第二天出租 》的文章,引起广泛关注。

  事件发生的原因是,浙江经济记者通过暗访蛋壳公寓了解到:其某些装修的房间第二天就通过网络上架了。面对记者的询问,该公司销售人员谎称:“已经通风两三个月了。”

  在记者的不断追问下,销售人员直接表示:“怎么说,一般公司发展到这么大,为一两个死者买单还是耗费得起的。”

  一石激起千层浪,销售人员不负责任的态度和言语引起舆论批评。当然,蛋壳公寓立即就事件处理发表声明,并采取了一些补救措施。然而,事件的发生和报道反映了蛋壳公寓在逐利模式下的疯狂竞争,忽视安全问题也为其未来的发展埋下了严重隐患。

  对蛋壳公寓房间甲醛造成的安全隐患进行报告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去年9月25日,黑猫消费者投诉平台上显示,消费者李某租用的蛋壳公寓房间甲醛含量为0.38,远高于国家标准0.08,导致李某与朋友出现不同程度的不适。

  至于甲醛引发的安全问题,蛋壳公寓并未很好的消除,给其今后的长远发展带来了严重障碍。其实,存在的不仅是甲醛问题,更是各种复杂的安全隐患和突发事件。

  违规改装隔断房欺客

  张玲4月5日在北京市海淀区通过蛋壳公寓租了一间卧室,租金2390元/月(服务费另计)。但两天后,有关部门到该房屋探访,告诉张玲,她租的房间是隔断房,过几天就要拆了。街道办事处在给群租房客的一封信中称,根据北京市六部委《关于进一步规范出租屋管理的通知》,这些房间被认定为隔断房,属于非法群租行为。

  面对无处可去的窘境,张玲向蛋壳公寓的工作人员反映了这个问题。当蛋壳公寓要求其换租时,张玲要求同样大小和位置的房间,但他们说如果我想换一个房间而不是阻隔的,只能换一个更小的房间。

  提出退租后,蛋壳公寓各种推诿,直到张玲向工商部门投诉,对方才主动联系她。几天后,张玲搬出蛋壳公寓,得到了一笔押金、房租、服务费和300元的额外补偿。但为了搬家,她不得不向公司请假,费用是700元。

  她认为蛋壳公寓隐瞒了房间和房子的情况,这导致她退掉了租房。责任完全在蛋壳。蛋壳应赔偿违约金,并支付工作延误和搬家费用。对此,蛋壳公寓的管家不以为然,并称“想去哪儿举报都成”,4月16日,张玲之前租住的房间被有关部门拆除。

  另一名北京房客苏雨(化名)也在无意中租了丰台区的蛋壳公寓某间房。4月8日,有关部门发现房间内有隔断房,几天后,其中一间被拆除。苏雨的房间没有被拆掉,但她还是担心将来会被拆掉,所以她提出无责退租。但蛋壳公寓表示,已与相关部门协商,她的房间将被保留。

  苏雨对此表示怀疑,并认为隔断影响了她的正常生活。她说:“在此之前,我们的公寓已经断电好几次,一次断电好几天,所以我们不能洗脸洗澡。后来,蛋壳公寓的管家说,停电是因为公寓里有一个隔断间。”

  经过多日协商未果,苏雨仍选择搬走,但押金、房租和服务费不予退还。

  与张玲、苏雨有相似经历的人很多。网友“迷人下午2017”称,出租的隔断房被拆除,蛋壳公寓只赔偿了300元搬家费;网友“FM猫七姑娘巷”称,由于隔断房被拆除,公寓被退租。从那以后已经16个工作日了,蛋壳公寓仍然没有退还房租。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六条的规定,出租人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将租赁物交付承租人,并在租赁期间保持租赁物符合约定的用途。另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规定,当事人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不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合同义务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对于隔间存在的问题,蛋壳公寓公关人员在第十九日回应说他们会积极配合主管部门的工作要求,并在北京进行自我检查和整改工作。对于隔断间承租人的退补租金问题,其表示根据承租人的意愿,办理无责退补租金,并赔偿搬迁费300元。

  尽管对这一回应挽回了租客的些许损失,但其可能造成的后果不容忽视。各种安全隐患的频繁报道把蛋壳公寓推上了危险的悬崖,如果不注意,终将覆水难收。

  尽管对这些投诉都已得到了安抚,但问题的实质还是没有得到根除。作为一种基础安全隐患,其可能造成的后果不容忽视。各种安全隐患的频繁报道把蛋壳公寓推到了危险的悬崖上,如果不注意,随时可能会被摔得粉碎。

  长租公寓的开发是中国租赁市场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也处于市场的初级阶段。如今,蛋壳公寓的发展呈现出蓬勃的景象,但也显现了产业背后的隐痛,如何抚平这些坑洞正是他们需要关注的问题,毕竟埋着隐患去发展,始终无法让人心无旁骛。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0/1000

留下您的观点,期待您的发声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

美团靠抄袭和复制登上二楼,也因为缺乏创新和升级,在二楼停滞。同一个世界,同一张中国互联网,不同的中国

2019-07-13 22:24:07